土豆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个人博客 > 设计心得

设计心得

孟聚:郭叉口传略

2022-04-28 23:54:26设计心得

  郭叉口,乃古摄县人。

  其得名叉口,纯属意外、偶然。

  叉口实名郭义国。上世纪60年代,义国离开家乡到某水利工地开山凿渠。民工们来自十里八乡,互不熟识,工头点名连叫数声“郭叉口”,却一直无人应答。人数不多,队列中所有民工都已人、名对应,唯有郭义国与郭叉口名实不符。经仔细核查辨认,方知原因:登记造册的人,字迹潦草不规范,义字上面的点划不清,国字又略去了方框中的玉字。因此,点名人就叫成了“叉口”。人好奇异,都觉好笑,“郭叉口”便名传乡里,年代多了,人们只记得叉口,而忘了义国。

  叉口出身寒微,但人长得虎背熊腰,豹头花眼,加之声如洪钟,性情暴烈,处生人异地,颇能骇人。每遇外来接洽,时常有人绕过领导,而与叉口握手寒暄。

  叉口幼年失怙,赖老母含辛茹苦,将其养大成人。因他长相威猛,身材魁梧,20来岁便娶妻成家,不多年生下一双儿女,妻子贤良,日子倒也安稳平静。

  在阶级和阶级斗争扩大膨胀的年月,叉口积极向上,每有批斗整人的场合,他总是一马当先,不甘人后。有年批投机倒把,批到了叉口侄子头上。侄子精明善辩,再三让老叔哑口无言。叉口一时性急,抓住侄子的脖梗,三间房的会场,从这头儿撂到那头儿。侄子摔得不会说话,叉口终于占了上风。

  对人撒野倒也罢了,叉口却对自己的安生日子过腻了。他不顾老母跪地求告,竟然休掉了患难与共的妻子,活生生剥夺了幼小儿女的亲情母爱。村人痛恨地骂他“摘羔卖母,丧义失德”。

  叉口休妻,亦事出有因。

  叉口的三哥,是响马出身,早年在山东抢得一民女为妻。解放后,不得不金盆洗手,回到家乡过起了稼穑营生,虽无儿女,日子也算安宁。

  叉口那三嫂,因是外地口音,村人戏称“小蛮子”。人生的精致漂亮,又无儿女拖累,40多岁的女人,依然风姿绰约,人面桃花,像瓷娃娃一般惹人喜爱。又能说会道,话暖人心窝,见人开口笑。而叉口头大如斗,身板如案,大有男子雄风。二人经常眉来眼去,言语不拘,天长日久,便各自背着亲人,做起男女苟且之事来。

  可怜叉口的三哥,人渐衰老,早年的响马生涯落下的枪伤,时常发作,手头有限的积蓄,只出不进,生活日显拮据。最终瞪着俩眼看着妻子变成了弟媳。而叉口、蛮子如愿以偿,二人欢天喜地,登记结婚,成了合法夫妻。

  叉口性情凶狠,能做无人愿做、无人敢做之事,终于混成了大队的主要干部。划了超大的宅基地,盖起了堪称当时当地的华屋,院里院外,遍植奇花异木,与三嫂花天酒地,日子浑如天上人间。

  但毕竟是花无百日红,人无永世乐,人总有衰老之时。十几年后,小蛮子年轻时的花枝招展,终难抵挡岁月的风摧雨蚀,变得白发稀疏,豁牙露齿,满脸褶皱,早年的月貌花容了无踪迹。而此时的叉口,虽年过花甲,而雄风不减当年。他在主要领导岗位上盘踞多年,上上下下,手中也积攒了相当丰厚的资财、人脉,更何况他威风雄霸,横行一方,随时都会变得穷凶极恶,玩人于股掌之上。自然也有人附炎趋势,追捧献媚。曾有人慑其淫威,暗中告状,但除了遭受叉口毒打臭骂之外,还枉枉然,以神经异常被投入精神病院。www.potatoyun.com

  小蛮子年老色衰,失宠不得意之时,一位身如麻袋而面目略有颜色的中年女人,便乘虚而入,对叉口投怀送抱,大有鸠占鹊巢之势。小蛮子恶心干哕,但回望自己的人生道路,也颇感无奈。叉口却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小蛮子卖给了20里外的一名古稀老汉,进账8000元。他像墙上换泥皮一样,故伎重演,梦想与那中年女人同享幸福欢乐。

  自然生物相生相克,人际社会似也相仿。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无论怎样凶残高超的主儿,也有其高招对手,更何况多行不义必自毙。那中年女人的丈夫,生性懦弱,头顶绿冠竟浑然不觉。而她的公爹,大半生牧羊为业,练就了一手绝妙鞭法,指哪儿打哪儿,鞭一响物稀碎,且生死不惧,天地不怕,可不是个善茬儿。

  那老羊倌在痛打儿媳之后,又手提牧羊鞭,找到郭叉口,手起鞭落,叉口的大头立马皮骨分离,血流如注。怎奈他笨拙如牛,逃跑不利索,老羊倌穷追不舍,三鞭过后,叉口已是衣不蔽体,血肉模糊,破天荒地说起软话来。

  偷鸡不着反蚀把米。又正值文革结束,叉口因打砸抢被撒职下台。妻离子散,人走茶凉,红红火火的日子突然变得冰窟一般。此时的叉口,又念起蛮子的好处来,便央亲托友,善说六国,经来回说合,结果是加倍翻番,掏了16000块钱,把小蛮子又赎了回来。

  叉口与蛮子都已作古多年,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后人还经常提起他们。也有传言,叉口不是他爹亲生。是附近山中,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刀斧手的儿子,说他长相做派与那刀斧手几无二致,也不知是真是假。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