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个人博客 > 设计心得

设计心得

杨培杰:扇子微凉

2022-04-29 22:43:30设计心得

  即将来到大汗淋漓的夏天,是时候说说扇子了。“素是自然色,圆因裁制功。飒如松起籁,飘似鹤翻空。”扇子种类繁多,从取材看有纸扇、绸缎扇、鹅毛扇、芭蕉扇。从扇子样式看,有折扇、纨扇等各形状扇。形形色色,不一而足。按每个人的喜好,借助扇子纳凉解暑。

  芭蕉扇是儿时的记忆,由于制作简单,价格低廉,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以前,乡村的人家都有几把。每到夏夜,繁星满天,青蛙在附近的水田里鼓噪,远处萤火虫蓝光点点,村头高大的柳树纹丝不动,酷热难耐。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洗完澡后,摇动着芭蕉扇不约而同来到村前的稻场纳凉。或是坐在木凳或躺在竹床上,聊起张家长李家短的逸闻趣事,插科打诨;说完国家大事再叙叙田间地头农事,天南海北,享受着劳作后的歇息。但手中的扇子是停不得的,在扇风的同时也驱赶着蚊虫,孩子们总是在清凉的风里数着星星,渐渐进入香甜的梦乡。

  时至今日,夏天不少人常常想起那熟悉的芭蕉扇,感受着往昔岁月静好的闲适,撩动起丝丝缕缕的怀旧情结。

  扇子的本来作用是用来消夏的,但随着时光的变迁,扇子的功能呈现异化、多样化,成为社会生活里一种道具。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场景,以显示与众不同,扇子也客随主便的登堂入室,人扇和谐,果然恰到好处!

  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中的“羽扇纶巾”描述的是东吴都督周瑜大破曹军,不知为何后人只认拿着鹅毛扇指点迷津的诸葛亮。孔明先生的确神机妙算、胆识过人,终致“曲有误,周郎顾”的白衣公瑾英年早逝,发出“既生瑜,何生亮”的悲凉哀叹。众所周知,周瑜输的是气度和胸怀。诸葛亮鞠躬尽瘁,六出祁山、七擒孟获,终三分天下。他的鹅毛扇因而成为智慧和谋略的化身,不比寻常。执掌在手,成竹在胸。

  济公的“鞋儿破,帽儿破,一把扇儿破”,生动刻划了一个疯疯癫癫的和尚形象,尤其是他手中的那把破扇法力无边,有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的道行。在醉眼朦胧的神态里行走尘世,怀揣一颗悲天悯人的菩萨心肠,惩恶扬善,打富济贫。人间红尘滚滚里,多一些济公活佛这样的大德高僧,再多点济公手中那把能呼风唤雨的宝扇,布施民众,善哉善哉。

  《西游记》里唐僧师徒一行千辛万苦去西天取经,八百里火焰山挡住了去路,孙悟空三次讨借芭蕉扇,扑灭了大火。令人不解的是孙大圣的火眼金睛,竟然也没能识别出铁扇公主的真假芭蕉扇。火烧屁股,被戏弄的滋味灼伤般难受,钻进女人的肚皮实处于无奈,明人也做暗事。这难道就是扇子惹的祸?

  扇子更多的是为大众百姓服务的,居家过日子时喜欢用扇子纳凉,外出也习惯带着扇子解暑。芸芸众生,扇子缤纷。小区和公园里宽敞空间,常看到不同年龄的妇女穿戴鲜艳的服饰,扭动着粗细不一的腰肢,合着音乐的节拍翩翩起舞,动作舒缓柔美。手中的扇子随风招展,款款摆动,俨然是花丛中的蝴蝶。

  折扇似乎是生长在江南的,开合的韵律仿佛柳浪闻莺,渲染着小桥流水的妙处。阳春三月,文人墨客踏青赏花,诗兴大发时,少不了有折扇相随,这是一个书生行头的标配。“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不知是哪位气宇轩昂的少年,招惹了“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的邂逅,可见其超乎寻常的魅力。扇子也许起了煽风点火的作用!

  古代仕女名媛对绫锻扇尤为垂青,轻移莲步,顾盼生姿,抚弄着手中的团扇,袅袅娜娜。偶遇陌生的俊俏男子,大多会以扇子遮住口鼻,可眼波流光溢彩,风情旖旎。不知是牡丹花的颜色裹挟了团扇的意境,还是扇子的神韵袭扰了花魂。那羞羞答答的如花美眷,不是独自思春的恹恹情怀,就是去相约一场倾城之恋。www.potatoyun.com

  记得不乏有帝王天子也喜欢手持一把折扇,巡视大江南北,君临天下,不可一世。如有一见倾心的名伶美色,扇子权且就是定情信物,留下褒贬不一的爱江山更爱美人的风流趣闻;更有将扇子赐予钦差大臣为尚方宝剑,斩杀贪官污吏,再现明月清风,真可谓是威风八面。

  扇子当然是与风紧紧相连的,因而赋予了扇子丰富的文化内涵,演变成为一种文化符号。与风俱来的风度、风彩、风情万种、风流倜傥……都是一些美好的人文风景。扇子的诗情画意可见一斑,当然叫人爱不释手。扇子不知什么时候又与风月暗合,同爱情结缘,《桃花扇》中李香君血溅所赠诗扇,血痕染成桃花模样,成就了一段坚贞不屈的才子佳人式大团圆。

  随着社会的发展,电扇和空调早已进入了寻常百姓家。扇子的本来功能将逐渐淡出人们的需求,但属于永远的记忆。

  在岁月红尘中结识,怎能轻易相忘于烟雨江湖呢?

  扇子式微,扇子微凉!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