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个人博客 > 人生规划

人生规划

汪师人:我退休了

2022-04-13 21:22:40人生规划

  4月9日(星期六),原界河中学众老友在凤凰城酒店专门为我退休举行聚会,并要求我发表点退休感言。

  恭敬不如从命,我把我的平凡人生概括为三点,侥幸中带着感恩。

  第一、我的经历稍微复杂一点。

  作为大山里的娃,我放过牛、砍过柴、挖过药、扛过树、受过冻、挨过饿……田里地里的农活我几乎样样到家,天生是个干农活的把式。二十岁从事教育工作,在班主任、教研组长、教导主任、校长、食务长、图书管理员等岗位上都呆过;语文、政治、历史、地理、生物、体育、音乐都教过;先后在界河中学、辛冲中学、大山中学、大石中学、教育局、职教中心、太湖三中任教任职,足迹从山里到山外,从乡下到城里。

  第二、我的运气稍微好一点。

  我八岁上学,1975年冬季与大妹同时小学毕业,因为我是男孩,牺牲妹妹推荐上了初中。1977年恢复高考和中考,改春季招生为秋季招生,我在初中的学习时间延长半年。就因为这一改变,本来凭推荐上不了高中的我幸运地考上了高中。我当时上的那所高中是全县最薄弱的学校,应届生考取中专、大学的希望渺茫。没想到县城办了个文科加强班,从全县抽调最棒的老师任教,再从每个高中毕业班中选三名学生组成一个班级,我和其他两位同学进了文科加强班学习,结果我又以“名落孙山”中的孙山先生差不多的名次考取了大专(当年母校高考文理科全军覆没)。1982年大专毕业后当教师,因为当时教师队伍正是缺人用人之际,承蒙组织和领导的厚爱,我二十三岁当教导主任,二十八岁当校长(两者累计二十年)。

  第三、我的性情稍微随意一点。

  我没有远大理想,没有过分追求,做事多凭感觉,进退顺其自然。

  2002年暑期,县教育局对大石中学的整改是不成功的,我临危受命主持大石中学的工作陷入了矛盾的漩涡。在进退两难的情况下,我选择了独善其身,两年后主动辞去了校长职务,进职教中心当了一名语文教师。

  在职教中心任教那几年,我教四个班语文课(两个职高班,两个初中班),感觉比当校长轻松、单纯。

  分校之后,我留在太湖三中继续任语文教师。有一天,我突然感到累了和不适应了,就请求学校领导给予照顾,改教常识课。虽然卸却了批改、考试、辅导之劳苦,但上课没有学生愿意听也是一件十分无聊和沮丧的事。

  2014年下半年,学校承办学生营养午餐,急需有人出面筹办,领导和老师认为我是食务长的合适人选。我也当仁不让,欣然接受了。花了半年时间搭起架构后,我立即辞职,申请去图书馆当了一名管理员。

  七年图书管理工作是轻松而愉快的,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我逐渐喜欢上了读书和写作,并将其视为今后退休生活的一部分而坚持下去。

  回头远去的昨天,虽然无怨无悔,倒也感慨万千。www.potatoyun.com

  对于每个人来说,时间是瞬息即逝的一个点,一切生命实体都处在流动之中,人的知觉是迟钝的,整个身体的结构容易分解,灵魂是一个涡流,命运之迷不可解,名声威望并非都是根据明智的判断。总而言之,属于身体的一切只是一道激流,属于灵魂的只是一个梦幻,生命是一场战争,或一个过客的旅居,都迅速落入忘川。

  人人都有退出舞台的一天,即使你觉得你的戏还没有演完,而新的演员已经代替你成为舞台中央的主角了。我们感到一丝忧郁,就像卓别林在他所演的《舞台生涯》中那些老演员的心情:苦涩而又不无欣慰,黯然而又稍觉轻松;另一方面,我们又感到高贵,因为我们可以体面、庄严地退场,因为我们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并给新来者腾出了空间。

  有人退休后寻求隐居于乡村茅屋和山林海滨,但这完全是凡夫俗子的一厢情愿。一个人退到任何地方,都不如退入自己的心灵更为宁静和更少烦恼,世间没有什么比心灵的沉淀和飞升更具有创造性的了。

  退休以后怎样生活呢?我的想法是:正直地思想,友善地行动,诚实无欺地活着,即快乐地把所有发生的事情看作必然的、正常的来接受。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