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个人博客 > 程序人生

程序人生

微型小说:发财梦 | 作者:来秋

2022-05-03 22:43:48程序人生

  作者:来秋

  去年秋天,石塘村的孙大胡子种的四年人参全都卖上了高价,五公顷人参,一百多万的利润,这样的丰硕回报,谁看了能不眼红,孙大胡子卖人参的当天,石塘村就有十几户人家准备明年一定要和孙大胡子一样种人参发大财。

  李月生和张丽琴两口子就是其中之一。说起这两口子,在石塘村也算是有名气的,他们有四个儿子,排着队等着要钱,不过他们并没有超生,因为李月生和张丽琴都是二婚,而且各自带着一个小子重新组成的家庭。

  赶巧了,俩人结婚后,张丽琴又生了一个双胞胎,这样,他们成了石塘村乃至方圆百里唯一的一户有四个儿子的人家,但多子并没有让他们多福。

  为了抚养四个儿子,李月生和张丽琴起早贪黑的劳作,还不到五十岁的人,咋一看比六十岁还老,“没办法,大儿子都二十了,不给他攒点钱,搁啥娶媳妇,身后还有三个,干吧!”这是李月生和张丽琴两口子挂在嘴边的话。

  种人参利润大投资也大,而且市场行情起伏不定,用种参人的话说,就是赌,赌好了挣个金娃娃,赌不好,赔个倾家荡产。

  可是人家孙大胡子明明挣了一百多万,咱们凭啥就挣不来,我就不信邪了,种!李月生和张丽琴下定了决心,要在种人参上发大财。

  种人参首先要有适合人参生长的土地,最好是新开垦的熟林地,常年种玉米大豆的土地是不行的。

  听说石塘村很多人明年要种人参,立刻就有人到石塘村推销可以种人参的土地,一个叫马永红的女人开着白色桑塔纳轿车,她自称是大河谷农业合作社经理,打着支持农民创业致富的旗号,到石塘村向有种人参意向的村民租赁土地来了。

  “我手里的土地是去年县林业站收缴的开荒地,是种植人参的最好地块。我是土地合法经营者,这是我和林业站签订的承包合同,我可以给你们打包票,租种我的土地,除了不能种大烟,其他的你们自己说了算。现在种玉米一晌地才挣一万多块钱,种人参一晌地可是二十多万,那头轻哪头重,还用我说吗,你们看看人家孙大胡子,掏上了吧,他才是榜样,种吧,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不下大本钱挣不到金娃娃。”姓马的女人坐在李月生和张丽琴家的炕头上,吐沫星子乱飞,说的天花乱坠。

  李月生和张丽琴边咽唾沫边点头:“种,种,种三晌地的人参,四年后,肯定够给儿子娶媳妇的了。”

  被发财梦冲昏了头脑的李月生和张丽琴立刻四处筹钱,以一公顷六万的参地租赁费包下了三公顷土地,当他们颤抖着把十八万块钱租地费递给马永红时,马经理再一次鼓励他们:“好好干,等儿子娶媳妇的时候别忘了请我喝喜酒。”

  姓马的女人在石塘村设了个致命的赌局,她是庄家,那些承包了土地种人参的村民赌上了一切。

  李月生和张丽琴手里没有积蓄,为了种人参,除去在亲戚朋友那里借来的十八万租地费,他们又用房屋和全家人的口粮田做抵押,在银行贷了三十万的贷款,看着堆在面前的三十万块钱贷款。夫妻俩的内心慌乱与憧憬交织在一起,人参还没种,他们已经背上了快五十万的债务。

  “没有退路了,人参种成了,我们这个家会扬眉吐气,失败了……”

  “别说丧气话,我们踏踏实实的去干,不懂的就向孙大胡子请教,一定能成功的。”

  李月生和张丽琴把一切都赌在了参地上,他们领着孙大胡子去看租来的土地,“这地就是种人参的土地,放心种吧,这样的土地长出来的人参准卖好价钱。”孙大胡子的话更加坚定了他们的发财梦。

  李月生和张丽琴不怕劳累,他们天生就有在土地上奋斗的决心和勇气,他们合计好了,参地里的活尽量自己干,四个儿子都能帮忙,这样每年都可以省下几万块钱的雇工费,种人参的材料可以用孙大胡子不用的旧参棚子,(孙大胡子挣够了钱,他不在种人参了),这样又可以省下一笔钱,他们处处精打细算,就连晚上睡觉前都要合计着做一个省钱的梦,他们想象着把钱埋在租来的参地里,等着四年后像孙大胡子一样收获满地的钱。

  接下来,他们打参垄,买参籽,到农资商店预订种参的设备,一切都是那么顺利,包括石塘村所有要种人参的村民,甚至连今年春天的疫情都没耽误他们对发财梦的投入和幻想。

  每年的四月中旬是种植人参的最佳时节,李月生和张丽琴按照孙大胡子的教导,早早的准备好参地化肥,扬上肥料就可以种参了。

  然而就在他们领着四个儿子兴致勃勃向参地出发时,忽然接到县林业站的通知,他们租来的土地不能种人参,只能种玉米大豆。

  “为啥?”李月生和张丽琴两口子懵了。www.potatoyun.com

  “我们承包给马永红的合同上写的清清楚楚 ,林业站外包的土地属于林业用地,只能种粮食作物,不允许种植经济作物,人参属于经济作物,所以你们不仅不能种人参,还要把打好的参垄毁掉,还原成以前的状态,否则后果很严重。”林业站的回答如同晴天霹雳,李月生和张丽琴傻了,他们拿出和马经理签订的租地合同给林业站的人看,“我们也有合同,马经理说她可以给我们打包票,这地我们说了算。”

  “你们让她给忽悠了,她在林业站包地时我们就明确告诉她,这些地不能种人参,你们看你们和她签的合同,上面写的是乙方在甲方手中租赁耕地三公顷,乙方自愿交租赁费十八万,租期四年。这里面连一句人参都没提,而且你们是自愿交费。这明显就是欺骗你们。”

  “哎呀,这可咋整啊?我们已经投进去二十多万了,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面对这险恶的骗局,李月生和张丽琴抱头痛哭起来。

  为了挽回损失,李月生和张丽琴联合其他村民把马永红告上了法庭,法庭上,面对法官和受骗的村民,那个自称农业合作社经理的马永红竟恬不知耻的说:“这本来就是一场赌局,我也是在赌,如果林业站不插手,那么我和他们就赢了,可是林业站插手了,我也没办法,他们损失了,我也损失了,我只能说我们赌输了。”

  李月生他们的确输了,虽然法院替他们要回了一部分租地费用,但他们的发财梦却破灭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