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个人博客 > 博客日记

博客日记

胡方泰:木槿花开

2022-04-28 23:43:50博客日记

清明节后,木槿花开。

我骑着自行车,驰出城外,沿国道上。春风拂面,心旷神怡。像出笼的鸟儿,倍觉自由,舒畅。放眼望去,山青水秀。麦苗正旺,大地铺绿。眼前,路两边的水杉挺拔。路中心的长条隔离花园中,木槿花开得密密匝匝,满树花朵,几乎看不见枝干。随风抖动,娇艳夺目,像一条彩带飘向远方,壮观,美丽。我禁不住放下自行车,仔细欣赏这娇艳的木槿。粉白,深紫,鲜红,花色宜人。鼻嗅微香,口尝微甘。几朵大的白木槿似曾相识,向我微笑。一下子把我的记忆带回到遥远的家乡。
老家的院子里也有几株木槿树。每年花开,纯臼如雪。邻居伊二姐家门前的篱笆,全是木槿,花色繁多。吃罢晚饭,父亲常带我到伊二姐家串门,听伊二姐讲故事。伊二姐的故事幽默传神,大多都忘却了。唯有那木槿花的神话,至今记忆犹新。
远古时期,相传历山脚下,有三株木槿,远近闻名。每年花开,引来观者无数。这年春天,有人称当地〞四凶〞也来赏花。他们看到木槿如此美丽,便顿生歹念。他们強行刨倒木槿,试图移走,据为己有。没想木槿有灵,树倒花萎,叶落干枯。〞四凶〞垂头丧气,方才罢手,败兴而去。
此时,正在带领农夫耕作的帝舜,闻讯赶来。招呼农夫扶起木槿,浇水抢救。说也奇怪,三株木槿慢慢苏醒,枝叶茂盛,花艳如初。帝舜乐,群众也乐。
当天晚上,帝舜睡意朦胧,见三位仙女,个个面如桃花,似芙蓉出水。口称〞恩公〝,前来谢恩。帝舜身为天子,正要问哪家仙子,瞬间,三仙子飘然而去。唯见床前缕缕月光……。
在伊二姐家,不但有故事的精神享受,还能尝到二姐做的可口美味。有时,二姐摘来木槿,伴上稀面儿,油锅煎熟,鲜嫩松脆,美极啦。有时,二姐干脆用木十槿煮豆腐,清千有滑胝,也十分鲜美。

 

木槿不但可食用,还可作药用呢。记得有时我拉痢疾,家穷无钱买药,父亲就摘来一些木槿花,到二姐家找点冰糖,和水煮服,数日痊愈。听医生说,风热眼疾,水肿,吐血,反胃等常见病,服之,效果明显。
我正遐想,护林员王师傅忽然来到跟前。王师傅很随和,我们便攀谈起来。木槿又名清明篱,朝开暮落花,大碗花等十几个名字。在北美,人称〞沙胰玫瑰〞。在韩国,人称〞无穷花〞,她还是韩国和马来西亚的国花呢!
我对王师傅的博识,忽然敬佩起来。王师傅接看说,木槿花开有个特点,朝开暮落。每朵花尽管生命短暂,但每一次的凋谢都是为了明天的更加灿烂。如同爱情,虽有波折低潮,并不影响相爱永远!
我忽然想起,不知什么时候背诵的李商隐的几句诗来:风雨凄凄秋景繁,可怜荣落在朝昏。未央宫里三千女,但保红颜莫保恩。
王师傅接着说,木槿生命力极強。播种,移植,纤插都行。粗栽易管。花期较长,从春到秋,大约半年之久。
王师傅还说,每年修枝时节,你截上几段建壮的枝茎,插入土中,只要有保温膜覆盖,我活率极高。
告别王师傅,我心潮难平。对木槿花的尊贵,也突然敬佩起来。啊,木槿,妳和梅兰竹菊〞四君子〞相比,妳不象梅那样剪雪裁冰,斗士骨傲,不像兰那样孤芳自赏,雅士空灵,也不像竹那样筛风弄月,君子萧洒,更不像菊那样,冷艳凌寒,隐土风流。你庄重,务实,谦和,坦荡。妳历经磨难,意志弥坚,妳知恩图报,重情重义,妳红红火火,从不张扬。正因为妳极普通,平凡,大众百姓才那样热爱妳。虽然,妳没有显赫的名声,妳的伟岸谁可比肩?在此地,妳是芸芸衣草,在异邦,妳却夺王者之冠。啊,妳是大众之花,生命之花,情义之花,王者之花。庭院因妳而美丽,大道因妳而壮观。
或许,妳饱经风雨,已淡泊名利,或许,妳红尘看破,竞遂過而安。
啊,木槿,我爱妳,爱妳质朴无饰的美,爱妳知恩必报的善,爱妳坚軔红火的真。
回城匆匆,似有所悟。田野里正劳作的人们,不正是盛开的木槿花吗?格外绚丽,装点着春天,装点着大地。一首《木槿》小诗,脱口而出。
平俗贵贱幸无根,
异国殊荣自有因。
小院篱笆天下路,
朝开暮落万家亲。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