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个人博客 > 博客日记

博客日记

卞朝晖:农村“双抢”旧事

2022-04-08 23:01:34博客日记

  江南农村,最苦最忙莫过于盛夏里的“双抢”,童年令我难忘的一件事也是发生在“双抢”时节。在我的家乡,水稻每年种两季,七月份早稻成熟,收割后,得立即耕田插秧,必须在立秋左右将晚稻秧苗插下,不然会影响收成。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收割、犁田、插秧……十分忙碌,农村人都管它叫“双抢”。

  记得七月的一天早晨,太阳刚探出头,父亲就把我喊醒,让我跟他一起去打稻子。母亲在家洗衣做饭,还要照顾年幼的弟弟。父亲“三催四请”,我却始终不愿意起床,他便斥责我:“瞧你这副模样,文不能测字,武不能防身,长大后看你怎么养活自己?”于是我脸上写满了“不情愿”,踉踉跄跄地走到田里。当时村里还没有收割机,打禾桶是稻子脱粒的唯一工具。我抱着一扎扎稻穗送给父亲,然后他用双手把每扎稻穗举过头顶,再用力打在禾桶的板上,每扎都要反复地打几遍,稻谷才能全部落下。即使是清晨,一会儿功夫也浑身是汗。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我的肚子饿得像个干瘪的公文包,父亲终于带我回家吃早饭。www.potatoyun.com

  上午,望着一排排齐刷刷的稻铺子,我满脸绝望。父亲握着稻穗不停地“抽打”,像是一个顽皮的小姑娘把头上的长辫子甩来甩去。每清空一块地,我们就拉着禾桶向前挪,父母在前面拉,我在后面推。有时我调皮,竟站在禾桶的后角上,让他们拉着我一起跑。天越来越热,我们全身是汗,像被雨淋湿一样,难受时就把衣服脱下用手拧干。看到我狼狈不堪的样子,父亲语重心长地说:“知道苦了吧,你要好好读书,长大后不能像我这样,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

  中午趁母亲洗碗的时候,我和父亲眯了一会。等母亲把锅碗洗好后,我们又匆匆忙忙赶到田里。盛夏时节,太阳把泥巴路晒的发热,我们戴着草帽光着脚走在上面,感到烫脚,像踩到火似的,只能踮着脚尖走。过了一会,天色骤变,明晃晃的天空突然暗如黑夜,接着下起倾盆大雨。田里的人们根本来不及跑回家,有的躲到池塘边的大树下,有的躲进牛棚里,还有的躲进草堆里。等雨停了,大家像捉迷藏一样又窜了出来。

  到了傍晚,父母让我先回家。回去的路上,我看到河堤上站了很多人,原来村子中间有户人家的小孩不见了。孩子的父母从村头找到村尾,一边寻找一边焦急地大声喊,绕了两圈仍然没有找到。孩子的父母吓得哭了起来,村民们也都放弃了手上的农活,帮忙四处寻找,有的去几公里开外的山上找,有的去隔壁村子找,还有的去水沟边的棚子里找,最后还是没有找到。这时,有个刚学会走路的小女孩用手指着河边的木船,几个中年男子便半信半疑地跳进河里,在水里扎几个猛子,果然抓到了这个孩子,孩子已经被淹死,脸上沾满了泥。那个小女孩喃喃自语:“中午他在船上玩的时候被绳子绊倒,掉进了河里。”孩子的父母看到被拖上岸的儿子,突然瘫倒在地,失声痛哭:“爸妈对不起你,中午在田里忙,离家太远了,没有时间回家吃饭,只好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整个晚上,孩子的父母跪在地上祈祷,始终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第二天早上,我的父亲与几个长辈一起来到孩子家中,安慰他可怜的父母。

  多年之后,大多数村民都出去打工创业,村里的田地荒芜,也没人种了。有次清明节我回到老家,只见那个孩子的父母早已鬓发如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