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个人博客 > 设计心得

设计心得

王崇彪:闲读白石

2022-04-25 22:40:45设计心得

前天去过合肥的赤阑桥,此桥与白石道人姜夔大有关系,手边恰有《白石道人诗集》,今天是读书日,便随手翻翻,见有诗作《牛渚》:

牛渚矶边渺渺秋,笛声吹月下中流。

西风不识张京兆,画得蛾眉如许愁。

这让我想起了游天门山时,我吟咏的杨万里诗《题东西梁山其一》:

二梁双黛点东西,牛渚看来活底眉。

阿敞画时微失手,一眉高来一眉低。

两人同写天门山,都用了张敞画眉的故事,形容东西天门相对若一对蛾眉。杨、姜是同时代人,可我在《采石志.艺文》中却未查到杨、姜以上的诗,这就让我有了一个疑问,他们是否一道同游采石矶(牛渚)的?

据资料,年轻的姜夔在杭州结识了长他二十七岁的著名诗人杨万里,杨万里读罢姜夔呈上的诗文,嗟赏不已,称赞他“为文无所不工”,对他的创作给予了有益地指导和推介,两人遂为忘年交。杨还把他介绍给好友范成大,范成大对姜夔的诗词也赏以青目,并把家妓小红赠给了他。公元1191年(绍熙二年),常住合肥的姜夔自肥出发,泛巢湖,再到金陵谒见杨万里。也许就在这个秋天,他们一行游览了采石矶,写下了上面的诗句,而杨万里共写了三首,其中前二首是:

其一

莫恨当初画得偏,却因偏处反成研。

喜来舒展愁来蹙,各样娇饶更可怜。

其二

传道临春昔丽华,不从陈帝入隋家。

独家亡国千年恨,留下双颦寄岸花。

 

令人费解的是,一些学者对姜夔《牛渚》的解析。他们把“画得蛾眉如许愁”,说成是怀念远方诗友而凭添许多愁绪。更有甚者,称谓姜夔抒发爱国情怀,以此对“直把杭州作汴州”的南宋官员进行讽刺。窃以为,姜夔站在牛渚南眺天门,心中涌动的,就是东西两山的蛾眉形象,由此蛾眉而想起了在秋风中生死别离的女子。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曾几次前往合肥桐城路上的赤阑桥,知道了一点姜夔的一段风流。考方志及有关文献,可以寻得姜夔在此桥附近的仙侣踪迹。此处曾有勾栏,他与勾栏里对音律深有造诣的大小乔相处甚洽(姜有词云“为大乔能拨春风,小乔妙移筝”),写下情诗不少。据说大乔后因不堪攻城元兵的凌辱,跳桥自尽。晚年,姜夔还写诗怀念她们:“我家曾住赤阑桥,邻里相过不寂寥。君若到时秋已半,西风门巷柳萧萧。”诗中的秋思,颇与《牛渚》诗之愁相合。

姜夔也是很有骨气的。绍熙四年,三十九岁的姜夔在杭州结识了世家公子张鉴。张鉴是南宋大将张俊孙辈,时为巨户,在杭州、无锡都有良田豪宅。他颇欣赏姜夔的才华,愿意出资为姜夔买官,但姜夔却不想以这种为人不齿的方式进入仕途,予以谢绝。姜夔的《湖上寓居杂咏》之七,可以反映出他的淡泊明志:www.potatoyun.com

布衣何用揖王公,归向芦根濯软红。

自觉此心无一事,小鱼跳出绿萍中。

曾几何时,许多部门卖官鬻爵,许多“有为”之士(包括我认识的一些)或贷款或举债奋力为之。可谓“大天苍苍兮,大地茫茫。人各有志兮,何可思量?”

已是暮春四月,再过一段时间,江准大地应该会完解除疫情的封锁,我们可以尽情地看看江边的苍苍蒹葭,采采湖上的灿灿红莲,还可俯视鱼儿在萍藻中往来翕忽,不也很自在吗?

文章评论